【同人】魔禁——某脑洞的学园都市(17)
2019-09-08 14:07
分享:

  序章2 第一章 第二章1 第二章2 第二章3 第三章1 第三章2 第三章3 第三章4 第四章1 第四章2 第四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 第六章

  说着说着,锦织的语调再也没法保持平静,像起伏不定的丘陵,忽高忽低,渐渐陷入抽泣和呜咽之中,最后终于埋入不断流下的眼泪里,灵魂沉入地心深处,整个房间只剩下女孩捂脸痛哭的声音。

  ——这种场合,大概阿上或者佐天更容易处理吧……可是,自己捅出的篓子只能自己搞定不是么。

  镰池仔细斟酌着怎样起个话头,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传达给对方。想了好久却没有什么合适的办法。无奈之下,他十分勉强地开了口。

  锦织无力地摇了摇头,一头漂亮的黑发随意地散乱在双肩之上,没有给镰池任何回复。

  镰池不得不考虑接下来该说什么,可是写作时候不断涌出的灵感现在完全枯竭了,他挠了半天头皮,却什么也没有想到。情急之下,他决定放弃三木教过他的“聊天术”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镰池坚定的声音让锦织吃了一惊。女孩疑惑的眼神投射到镰池的脸上,进而又释然了。

  “对你们来说,他确实是英雄。可是,佑哥明明保护了你们的城市,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留下……无名英雄,真是烂透了。”

  “没有留下名字吗……那我再说一遍。”镰池以一种庄重而严肃的声音再次强调,“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。但是对我而言,锦织佑大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。”

  “锦织佑大”这个名字从镰池嘴里吐出来的同时,锦织舞就像触电一样,几乎快要从床上跳起来。忽然紧张起来的动作使得她不小心压到了身体右侧的伤口,尽管语调因为阵痛而失去了冷静,她还是坚持着问出了问题。

  镰池叹了口气:“你小心一点……你不是说,他是无名英雄么?我只是想证明,学园都市也不至于像你想的那么不近人情,某些人还是知道他为这个城市所做的一切。”

  “毕竟不能外传。你自己也说了吧,学园都市的管理层里也有人参与了那个试图制造袭击的团伙。尽管学园都市的高层确实很糟糕,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,但是为了宣传要求,这样的消息还是需要封锁,不然就有可能引起学园都市外人们的担心和质疑。失去家长的支持会变得很麻烦。生源流失,政府间的不信任,虽然这些可以用暴力手段解决,但是如果能避免的话还是需要尽量避免。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他们最初都是为了保护这个城市而成立的,尽管后来发生了很多其他的——嘛不管那些糟透了的事情。总是,清理高层中的有意叛变者,确实是暗部的工作。锦织佑大那一次拿到的名单最终递交到了我的朋友手里。而我的那个朋友,也就是执行那次任务的暗部成员,由他来负责清理名单中的学园都市上层人物。”

  锦织苦笑了一下:“这么讨厌学园都市黑暗面的佑哥,居然是在为暗部工作。我还真是没想到。”

  镰池犹豫了一下,还是纠正了她的说法:“也不能这么说,佑大他不是暗部成员,他的行为也并不算是为了暗部而工作……非要下个定义的话,他是如此地热爱这个城市,所以本能地想要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,仅此而已吧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理解啊。”锦织再次转向窗外。外面大楼的霓虹灯闪耀着诱人的色彩。“我和佑哥一起生活了这么久,一起承受了这么多,可他从来都能够笑着面对每一天……就算是不理解,但我也早就接受了。因为,那就是佑哥啊。”

  锦织严厉的眼神扫了过来,镰池没有丝毫的慌张。对方这样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女孩压抑着心里的怒火:“我虽然觉得佑哥这样做很不值得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城市的热爱,他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学园都市的!”

  “锦织,你知道的吧,佑大他……最后执行的那个任务,是把名单和袭击计划送出来。”

  “他没有把资料带在身上。这你应该也想到了吧,追击他的人发现了他的遗体,却仍然在集会中被一网打尽了,这证明那个团伙压根不知道情报泄露的事情。也就是说,他们在检查佑大的遗体时没有发现任何资料,于是以为名单和计划都没有外泄。”

  佑哥的遗体落在了那帮混蛋的手里,不管怎么想都是自己的怯弱造成的,要是当时,我能勇敢一点站起来,把追来的人打倒,说不定佑哥还有救……

  锦织咬着下嘴唇,沉浸到对自己的自责之中,尽管这样的自责她几乎每天都会有。过了好一阵,她才缓过来。

  “然后呢,你想说什么?佑哥死前传出了资料,更能证明他就算是牺牲自己,也没有放弃学园都市吧?”

  “不。不对。佑大没有带着资料,不代表他成功地送出了资料。事后证实了这一点,他只是把资料藏了起来,当晚他打算传递给接应同伴的,只有隐藏的地点。”

  “你很清楚吧,锦织。在被发现卧底身份、遭到追杀之后,他遇到的第一个人,就是你。也就是说,只有通过你,他才能把资料所在地传出来,这是他唯一的机会。但是,他没有这么做,只是让你赶紧逃。佑大为什么会这样选择,傻瓜也会明白的吧?”

  “佑大之所以没有告诉你资料的藏匿方式,是因为他怕你遇到危险,仅此而已。相对于他深爱的学园都市受到袭击,他宁可保证你的安全。锦织佑大,他真正爱着的不仅仅是学园都市,更是有锦织舞的学园都市啊。”

  外面似乎下起了雨,暗夜之中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。隔壁黑子的房间里,美琴关上了窗户。

  不幸啊……这么晚了还下雨。早知道的话就在早上联系茵蒂克丝了,没想到中午的时候手机就会没电,真是的,上条先生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啊。

  黑子扶额:“不管是多么正确的理由,破坏规定就要受到惩罚——我是不觉得那个level6的舍监会放过我们哦。”

  “你刚才说的话还真像是那个舍监会说的……唉。”美琴大大地叹了一口气,想起过往的种种惩罚,顿时觉得好疲惫。忽然她想起了什么:“佐天桑你们呢?这么晚了要在医院过夜没问题吗?”

  “铃学姐的话,已经睡下了。隆吉学长说她一到晚上九点就会困,更何况昨天半夜开始就没有睡觉。”

  “镰池的话,在隔壁那个叫锦织舞的房间里。”当麻望着雪白的墙壁,想象着对面发生的一切,却摸不到什么头绪。“他到底要跟那个女孩说什么呢。”

  黑子也在思索这个问题。两人交手的场景犹如慢帧动画,一幕幕地在眼前打开。锦织那永远不知道在看哪里的眼神,在黑子的脑海里滞留了一整天,徘徊不去。那与目中无人、骄傲自大、不把人放在眼里的眼神不同,仅仅是注意力不在眼前而已,好像锦织的目标在很远很远的远方,亦或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吸引到她的注意似的。

  佐天想起了地下车库里的聊天。锦织的语调永远那么平淡,仿佛无风的湖面,掀不起一丝的波澜。

  锦织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,不断洒落在床单上。黑色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颊,镰池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  但是,该怎么说呢,总不会是之前那种冷冰冰的样子了吧。镰池摇了摇头。他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判断,自己说出事实的行为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  当天晚上,就有心理能力者潜入了锦织的宿舍,趁着锦织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,轻松地读取了她的记忆,发现锦织佑大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传递给她。随即他们赶在袭击团伙之前,彻底搜查了佑大的房间,在电脑里找到了佑大设置的多重加密文件,里面记录了他计划中的几个资料藏匿点。第二天,他们就找到了佑大留下的所有资料。

  涉及到资料藏匿方式的多重加密文件当晚就被彻底破坏掉了,但是佑大的其他日记记录并没有经过处理。这样,袭击团伙过来搜查的时候,还可以为他们设置“佑大确实是卧底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拿到”这样的错觉。

  女孩一直在流泪。并不像是知道真相后嚎啕大哭的一般人,锦织的眼泪就像她的外表一样,安安静静地在脸庞上流淌。

  镰池抛出来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。这个问题,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,锦织曾经问过自己无数遍,而每次都会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。但是现在,这个答案却积压在喉咙里,不管自己尝试多少次,那几个字都没有办法脱口而出。

  女孩迟疑了,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心感到困惑不解,甚至觉得自己是如此地讨厌自己。最终,锦织放弃似的靠上了床背,抬头看着天花板。

  镰池反而松了一口气:“果然。即使是找到他们,你也没有办法狠下心来吗。就跟面对我和白井同学的时候一样。”

  “我不敢保证我不会杀了他们。但是……事情没有如果,那个团伙现在已经被消灭了,再来假设这种事情没有什么意义。无论暗部的围剿行动是出于保护学园都市,还是为了佑哥复仇,反正也都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镰池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思考了一会儿,决定将事情和盘托出。他本能地认为,这是应该的——至少,作为锦织佑大唯一的“亲人”,锦织舞有权利知道这些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佑大是个天真的男人,这一点跟我一样,跟黑子也一样。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脸上洋溢着跟这个城市的白天一模一样的笑容,身上也充满了和整个学园都市最阳光一面相匹配的氛围——倔强,好强,永不服输,正义感爆棚,又很冲动,随时会为了自己的正义冲上去战斗,根本无视自己只是一个level1的事实。”

  镰池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场景。受了伤的佑大躺在病床上,脑袋被纱布裹了个结结实实。冥土追魂就站在床边,警告他“你还是改改这个性格吧,会早死的”,然而伤员只是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,和一声“十分感谢”。

  “佑大是我们组的人,经常跟我们说起的,就是他的一个妹妹。他总是说自己的妹妹成绩出色,人长得也很美,能力更是超出常人,总之,是个各方面都天下无敌的女孩子。”

  “‘遵循普遍的正义法则而行动’是我们组织的座右铭。我们只是一群跟佑大一样的天真孩子,纯粹地希望这个城市能够这样永远地热闹下去,在维持表面上的欢乐的同时,慢慢消除那些令人不快的黑暗面。为此,即使是对抗学园都市的高层,或者是暗部,付出自己的生命,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“怎么理解都可以。我们有自己的行动准则,只是想为这个城市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说我们天真也好,自以为是也对。总之,我们每一个人都深深爱着这个城市,为此,我们愿意倾尽所有去保护它。”

  “实话说吧,我不想跟你们扯上什么瓜葛。你们要保护学园都市,而我想的是毁掉这里,我们应该是敌人才对吧。”

  “你应该也见的多了吧?这座城市充满了黑暗,所谓的光明与希望不过是浮在表面的泡沫,轻轻一戳就会破灭的。虽然佑哥这么想,但是我不想走上同样的道路。”

  “佑大曾经说过,‘我们的目标不是毁灭这个城市,而是摧毁这个城市的黑暗,保护这个城市的希望’。我真的希望你能跟我们一起守护佑大的梦想。”

  “Xaction。我和锦织佑大一样,都是B组的成员,组织代号是F。顺便一提,佑大的组织代号是W——这个代号,我们会一直给你留着。”

  “我在第七平行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,心理年龄比你大十几岁不是很正常的嘛。不过我好像也没什么立场跟死过几万遍的你说这种话就是了。话说,阿上,你今晚不回去没关系吗?”

  “反正土御门也在,茵蒂克丝也不会出什么事吧。顶多我脑袋上多两排牙印。总之上条先生就是这么不幸啦。”当麻摸着自己的头,上面隐约还能找到一些各种各样的伤痕。“话说,你都跟她说了什么?”

  “多半会在住院期间受到监视,等伤好转立刻就会被警备员部队带走吧。”镰池看了看房间对面的长凳,上面坐了两个很可疑的人。

  镰池转身离开,同时岔开话题:“你们的身体……算了,有那位医生在,你们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嘛。”

  他注意到一件事。这里只是三楼,而窗户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。至于门口站岗的那两个伪装者,更像是两个会移动的木桩子。趁着夜幕逃走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。

  三木的病房在这栋医院的顶楼,整一层都由专门的警备员队伍控制。乾已经事先打过招呼了,镰池和当麻作为三木在学园都市的“相关人”,特别允许两人探望。

  说实话,乾也找不到三木一马在这个世界的其他“相关人”了吧。毕竟根本查不到任何有关“三木一马”的数据嘛。

  特别病房很大,里面放置了各种各样的监测仪器。三木背靠在床头,身上插了不少电极,双膝上放了一张小小的木桌,上面平摊着他的速写本。

  “哦!镰池老师。”三木抬起头来。看得出,虽然因为受了惊吓,人仿佛瘦了一大圈,但是精神恢复得很好,目光已然有了平时的风采。

  “还有上条先生也是。这次因为我的私心,给学园都市带来这样大的麻烦,实在是非常抱歉。”

  “我们也没做什么啦。”当麻笑了。“救人本来就不需要什么理由的吧。三木先生既然是来学园都市做客的客人,出了事情自然由学园都市负责解决。您只要这么想就行了。”

  镰池拿起了小木桌上的速写本,上面井然有序地梳理了整件事情的时间和脉络。当然,三木掌握的只有一小部分,所以小小的纸页上还是留下了大段大段的空白。

  “那当然。”三木稍微有些得意。“至少在我的世界里,我还是老师您的责任主编。这次的事情不管怎么看,都有着出个外传的价值。”

  镰池苦笑:“您可别再增加我的工作量了啊,对我来说,两个世界的时间线已经并轨了,我也应该差不多回到学园都市老老实实上学了,以后的工作进度会慢下来的啊。”

  “这个倒是简单。”镰池说着,一屁股在床上坐了下来,挪过小木桌,开始写写划划。一边打着草稿,一边征询当麻的意见。因为是在另一个世界公开发行,所以并没有需要隐瞒的部分,写起来也特别顺畅。

  “啊呀,这个是行业里的规矩,相当于基本的礼貌嘛。不过老师太害羞了,经常不让我这么叫啊。”

  “这不废话。不管怎么看我都只是一个高中生,就算是行规,三木前辈这么叫我太奇怪了啊。对了阿上,你跟那个小上条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“好像是羽田告诉他我住在那里的,然后就在放学的时候被堵截了……总之,被他各种软磨硬泡之后,非常不幸的上条先生跟他打了那个赌,还把三木君牵扯进来,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
  “哎呀哎呀,哪里哪里。其实就我个人而言,觉得这次观光十分刺激呢,根本就是超出了之前的预计。说起来,一开始那个超壮实的男人把我架走的时候,我还以为是‘三木爆炸组’干的呢。”

  镰池笑着说下去:“虽然时间很短,而且‘某系列’的四部动漫作品现在只能在学园都市的地下流传,但是影响还是相当不错——当然,就某些人而言,这个影响就比较糟糕了——嘛反正他也不会在意这个的吧。总之,某一天,两部系列作无限期推迟,甚至不会制作第三季的消息就这么传了开来,相应的‘三木爆炸组’就这么成立了。”

  三木缩了缩脖子。旁边监测心跳的机器屏幕上,忠实地记录了他心跳加速的过程。

  “那……镰池老师,他们,不会来袭击我吧?学园都市里可都是能力者,跟我住的东京可不是一回事啊。”

  “放心啦三木前辈,学园都市的‘三木爆炸组’只有两个人,不会威胁到你的生命安全的啦。”

  “抱歉抱歉。”镰池好不容易止住笑容,“不过,不管是哪边的‘三木爆炸组’,如果知道了前辈的‘萨普莱斯计划’,大概就会立刻放弃搞袭击的吧?”

  “不要擅自给那个企划取这样奇怪的谐音名字啊。”三木有些不满。“这可是为了一鼓作气提升话题度,好不容易隐瞒到现在的计划,就算是上条同学,也是要保密的啊。”

  “那个……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计划什么,但是你们说的系列动漫,其实我还没怎么认真看过呢。所以三木君大可以放心,对你们的那个萨什么什么的计划,上条先生可没什么兴趣呢。”